上海诈骗律师logo

上海诈骗律师网
某某律师:135AAAAAAAA
上海诈骗律师

联系律师

    诚邀一位上海律师入驻本站

    入驻咨询:15768875484
    微信洽淡:15768875484
    建站公司:律师名站网
    业务范围:律师网络营销推广、网站建设、网站关键词优化、网站安全托管。

男子因“电话欠费”被骗2千万 上海破获特大跨境电信诈骗案

时间:2019-02-26 18:16:39

  今晨5点30分左右,押解11名大陆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的的航班从柬埔寨飞抵上海。至此,上海公安侦办的一起特大跨国(境)电信诈骗案完整收尾。

  据了解,该案是上海公安打击电信诈骗以来,破获的单笔金额最大的一起案件——报案人陆某被骗金额高达2000万元。

  侦查

  上海公安远赴柬埔寨 境外侦查确定犯罪窝点

  10月28日,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接报称,受害人陆某被人以“电话欠费”为名骗走近2000万元,就此成立“10?28”案专案组展开工作。警方发现,拨打诈骗电话的犯罪嫌疑人藏匿于柬埔寨境内。

  11月中下旬,专案组成员共10人赶赴柬埔寨,并由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杨维根亲自带队,与当地警方展开合作。

  岂料,专案组抵达金边后不久,住所外就来了刺探情况的“不速之客”。为避免身份暴露、打草惊蛇,专案组成员之间不再讲上海话,改讲普通话。从公安提供的照片看,侦查员韦健、余恺脚穿白色人字拖,身着大花衬衫加短裤,配上骄阳晒出的黝黑皮肤,颇有几分柬埔寨华侨的味道。

  此前,上海公安已经掌握了诈骗集团的电话号码、IP地址等主要线索。而在柬埔寨,当专案组信心满满地将前期侦查起获的线索提供给当地警方时,却发现“此路不通”:在柬埔寨,查询与电信相关的情况,需先提交申请给警察部门,警察部门再找邮政管理部门,通过邮政管理部门寻找电信公司。而当地大大小小的电信公司多达几十家,排摸完毕至少需要一个星期时间。

  可是,这么长的时间,在面积不大的金边,“一群中国人来了”的风声可能足以传遍全市。为此,在寻求柬埔寨警方查询地址的同时,专案组主动展开工作。

  根据前期侦查的信息,专案组拿出金边地图,一帧一帧地搜索——电信诈骗窝点多数符合几个条件:高档地段,不太过醒目,排除容易暴露的身份的商务楼和普通居民区……根据筛查,最终确定了窝点所在地:金边市堆谷区319街的别墅区某栋。

  收网

  电子证据惊险保存 意外发现台湾幕后老大

  在多方努力下,12月8日17时,柬埔寨警察总监同意了收网行动。

  “这起历时一个多月,大半时间在境外办公的案件,能在几小时后成功收网吗?”行动的前夜,杨维根几乎没有睡着。

  “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能明确其工位的,将工位上的所有物品,如打电话的通讯名单、银行卡号、剧本等当着嫌疑人的面整理、清点、封存。进入现场,首先明确窝点管理人,设法获取其护照、涉案账本、工作流转单、U盘、移动硬盘、电脑等。”当晚,杨维根召集专案组成员,预演了第二天行动的所有细节。

  为便于物品归类,专案组准备了5种颜色的封存袋。从事前准备,到人员固定、物品登记、公共部位物品登记、银行卡、现场拍照摄像等行动要点,大家重新过了一遍,每个人确定了自己的职责。

  12月9日10时左右,抓捕行动正式开始。按照计划,柬埔寨警方从正门一个10平方厘米的开口伸进大力钳,剪断内部反锁的U型锁,开门后统一进入楼层。但没想到的是锁具异常坚硬,大力钳在小口子里无法用上力。

  为防止时间拖长、嫌疑人毁灭证据,赴柬工作组迅速调整方案,决定从别墅后面的围墙攻入。这一决定成了抓捕成功的关键。

  别墅背后是一片杂草丛生、垃圾遍地的废弃工地。一脚踩进去,野草淹没膝盖,锋利的热带野草果实能将裤子拉到滑丝。一条道极其狭窄,稍不留神就可能摔进旁边覆盖野草的地基坑洞里。

  顾不上被锋利的野草划伤,专案组成员姜伟良、仇剑平、韦健一路小跑,穿过草地,在别墅后门的围墙上迅速搭起人梯,姜伟良率先登上围墙。他踏着一楼顶的遮阳篷,攀入三楼,用肩膀撞开一扇门,再跑下楼接应正门外的柬埔寨警方,合力将大门门锁剪开。

  随后,仇剑平、余恺也踩着韦健的肩膀进入别墅内部。很快,藏匿在房屋的21名嫌疑人全部被控制,民警也第一时间对室内电脑进行相关数据备份。

  此时,犯罪窝点内的电话仍然此起彼伏,大多数是国内受骗者打进来的。然而,其中一个来自台湾的电话引起了专案组的高度重视。电话响了一阵后挂断。随即,窝点内用来上传每日统计资料的数据库密码已被更改。

  经事后查证,来电者正是这一窝点的幕后老板,人称“林老板”或“吉哥”,目前警方已查清其真名并通报台湾地区警方。据介绍,“林老板”每天会从台湾给窝点打3至4次电话询问工作。一连拨了几个电话无人接听,他立即更改了服务器密码,并开始远程删除数据。

  “侦破电信诈骗案件,如果不能固定电子数据,几乎就白干了。”12月9日收网现场发生的这一幕让杨维根后怕不已。

  幸好,数据备份早已做好。此次行动共抓捕犯罪嫌疑人21人,其中10名台湾籍犯罪嫌疑人已于18日下午在金边移交给台湾地区警方。

  诈骗团伙成员分工明确、所得资金化整为零

  ——专案组侦查员详解电信诈骗作案流程

  “电信诈骗犯罪涉及环节多,不同环节既独立又有交织,如果只打掉一个环节,很难从根本上铲除这类犯罪。防止电信诈骗最好的方法是不给任何陌生人汇款!”专案组成员姜伟良向记者详细分析了“10?28”电信诈骗案件的特点,“电信诈骗是团伙作案,一个完整的电信诈骗犯罪架构包括‘金主’、开卡组、话务组、转账组、取款组、洗钱组。”

  姜伟良拿出一张示意图介绍,开卡组属于单独的团伙,不仅仅为电信诈骗团伙开卡,可能还为其他犯罪集团(如赌博、贩毒等团伙)开卡,收取手续费。他们通过各种关系、手段,在商业银行开出银行卡,然后提供给犯罪集团使用。

  话务组是电信诈骗集团的关键组成部分。本案中的犯罪嫌疑人,在大陆和台湾地区招录人员,进行培训后冒充电信、司法机关等单位员工与人联系,进行诈骗。

  转账组可能属于电信诈骗团伙,也可能属于专门的转账团伙。他们负责将诈骗到账的钱,通过网银层层转账,分解掉其他账户中,化整为零。本案中,骗到钱后,嫌疑人在一天之内就完成了7级转账,从最初的账户,最终将巨款转账分解到2000个账户中。这大大增加了追查的难度。上海市公安局在北京、广东等八省市的银行总行、开户行核查,赴柬埔寨前已经查清详细转账清单。

  取款组在得到指令后,将分解后的钱款在ATM机上取出,这个过程主要在台湾完成。本案中,取款组和开卡组之间出现了“黑吃黑”的情况,为破案提供了有力线索。

  “金主”遥控指挥上述活动,最后安排洗钱组帮助洗钱。

  “电信诈骗屡打不绝,与诈骗手段和方式有关,也与这种犯罪组织结构有关。”姜伟良说:“各个组分工明确,互相利用,相对独立。警方打掉其中某个组织,很快就有新人补充进来。这个犯罪链条还是在。”

  电信诈骗犯罪中,嫌疑人直接与受害人打交道的环节在话务组。不法分子往往冒充民警、检察官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,以银行卡欠费、涉嫌洗黑钱或账号被犯罪团伙利用为名,打电话诱骗、恐吓当事人将资金转移到所谓的“安全账户”,再通过网上银行将资金迅速转移,非法牟利。

  本案中,话务组人员不能随意出门,吃住全在别墅内,生活用品有专人采购,有一个厨师专门做饭。成员之间使用假名称呼,如“建”、“冲”、“兔”。12月9日收网当天“业绩”最好的是“兔”,她只差一横就能完成一个“正”字的“业务量”;同时,人员之间不得“串门”,违者将被处以100美金罚款。

  受害群众防范意识薄弱、有关部门监管失守

  ——电信诈骗高发难题绝非无本之木

  为何网络电话能任意显号迷惑受害人?为何开卡组轻而易举就能拿买来的身份证办理上千张银行卡?为何网银转账无限制,让转账组几小时内内敲敲键盘就能完成上千次转账、分解?

  公安机关明确,电信诈骗案件一再发生,暴露出有关部门的监管存在漏洞。

  一名反诈骗专家告诉记者,电信诈骗多发,与电信服务商提供了任意显号服务有关。同时,网银转账的限制条件少,客观上为犯罪分子实施诈骗提供了便利。他建议,网银转账借鉴香港银行业的申报制度,这样可以延迟转账几率,防范大额诈骗。

  他认为,只有电信部门、银行与公安机关携手,继续加强合作,共同堵塞监管漏洞,才能从源头上遏制电信诈骗犯罪高发现象。

  上海市公安局提醒,接到疑似诈骗电话或短信时,应立即报警核实,尤其是对方要求向指定账户汇款时,千万不要汇款。从以往经验看,骗子往往不让对方有时间思考,很多人把钱一汇走就清醒了